博爱党
专业产白开水

热可可

*糖水

*露米

*阿尔受不住家里的冷清,跑去伊万家度过假期

    

   冬日的夜晚,天空被粘上一层蓝黑布,冷风袭击每家每户的窗户,砰砰的声音与风穿过门窗缝隙的呼呼声成了屋内人对外面世界厌恶的理由之一,阿尔也是其中一员。

“喂,帮hero去厨房拿一杯热可可”阿尔裹着杯子窝在沙发一角,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

“生病就给我好好躺到床上去,还有,不要叫我喂”伊万拿起茶几上的杯子走近厨房。

“哦,北极熊”

“信不信我把热可可从你脖颈那倒进去”带些威胁的话语冷冷地从阿尔头上传来。

“切”闻者不屑一瞥,从被窝伸出手接过装着热可可的杯子,小口喝起来。

   伊万见他没有吵下去的意思,随手拿起放置桌上的杂志,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翻看起来。

   电视屏幕不断闪烁,被握着的杯子不断抖动,阿尔握杯子的手劲不断增大。当然,握杯子的人丝毫没察觉到这些,因为他的注意力全放在电视机上。

 “啪啦”杯子应声破碎,房子里充斥着阿尔的尖叫声。

  本要进入梦乡的伊万被尖叫声吓得跳起来,眼底的困意一下子散去。

“伊万!!!那玩意好恐怖!!!!”阿尔指着电视大叫道。

 

   "给我安静!“伊万狠狠摁住噪音制作者的头,随后抬眼看向电视。

    电视屏幕的左上角印着七个大字——寻找非自然世界。

   ”砰“阿尔得到了一个来自伊万的爆栗子。

 “你这个笨蛋,明知道自己怕,还要看“斯拉夫人皱着眉头本打算继续数落几句,但在看到对方被碎玻璃刺伤的手闭上了嘴巴。

  

   在伊万找医疗箱这段时间里,阿尔盯着自己被热可可浸透的裤子一言不发。

 “喂,伊万,帮hero 拿条裤子过来”阿尔朝提着医疗箱的伊万丢去一条沾着热可可的裤子“顺便给hero一条内裤”

  “滚”

 

  最后,光着腚裹在被子里的阿尔伸出受伤的手给身边的大个子治疗。

 “嘶,混蛋,轻点”

  “啧”

“嗷!!!别把绷带拉得那么紧!!”

“我真想把你脑袋崩掉,然后给你换个新脑袋”

 “想都别想,到时候谁的脑袋先被崩掉都说不定”

 “呵”伊万不再与他斗嘴下去,包扎工作在说话间已经完成。

“哟,扎得挺漂亮的”阿尔带着玩味的笑“如果你改掉你那坏性子,说不定能跃居校园男神榜NO.1"

 

 "切,你竟然会关注那种东西“伊万嫌弃地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人。

 ”哼“阿尔无视掉对方嫌弃的眼神,一脸自豪地说:”hero跟你说,hero可是校园男神榜的NO.2"

“哦”

“什么哦,你是不是嫉妒hero的排名?!”

“只有傻子才会对这些玩意产生嫉妒,只有笨蛋才会关注那些排榜”伊万冷冷地说道。

 “世上竟有这样对待伴侣的人,我真是可怜啊”

 

  “你只有在顶不过我的情况下才想起我们的关系,我才是最可悲的人”伊万瞥了瞥倚在沙发上笑着的人“笑起来跟个傻子一样”

  “嘿!别太过分!”阿尔张口还想说什么,却抿了抿嘴“看在今儿是圣诞节的份上,不跟你计较”

   “哦,所以,我的圣诞礼物呢?”

  “没有,长得那么大块了,还保持那种想不劳而获的小孩子心理做什么”

   房间弥漫了片刻的沉静,一声尖叫划破了它。

  “喂,别挨hero 那么近。滚开啊你”

   伊万压住身下,双手摁住那双乱动的手臂,缓缓将脸贴近对方,对方却一个转头“滚开!北极熊”

  

  斯拉夫人闻言不为所动,滚烫的呼吸打在小英雄的耳垂上。

 阿尔感受到对方在吻他的耳垂,红晕布满双颊,正想叫对方停下来时,耳垂传来一阵刺痛。

 “疼诶!”他转头那一刻,他感觉唇部软乎乎的,眼睛正对上那双紫宝石般的眼眸。

  等到阿尔意识到自己被吻的时候,身上人早已结束这个吻。

 伊万将下巴抵在爱人的肩膀上,在对方耳边轻声说道“圣诞快乐,笨蛋”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