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爱党
专业产白开水

寄不出的信

  王耀:
           好久不见。
           最近过得可好?掐指一算我们分离差不多有三年了。
           王春燕,还记得这个名字吗?福利院的那个小女孩。去年她被一对夫妇领养了,不过我还是会与她书信来往。昨天我收到了她寄来的照片,她十岁了。我相信你现在会很惊讶吧,因为你是个记性不好的人,连家都不记得的家伙,哪会记得清一个与你生活关联不大的女孩。说起来时间过得真快,五年就这么眨眼过去。你真潇洒,不用为皮肤的老化而担心,不用为身边事物的逝去而伤心。
           我们合租的那座房子,在你走后我就买下来了 。不过,我还是搬出那座房子,住进一套小公寓。一个人生活的空间太大的话,会被孤独侵蚀。前几天一对小情侣想买了那座房子,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因为他们歪腻的模样像极了我俩当年。
           伊万找了一份新工作——健身教练,真适合他,对不?
           你弟弟——王嘉龙,那家伙还是一样死板着脸,真难看,叫他笑一下似乎要了他的命。
            眉毛那家伙又做了一道新菜,我的胃再一次受到暴击。说实话,我好后悔没跟你学做些菜。我感觉快餐越来越难吃,我想吃你做的菜了,如果还能吃到一次,该有多好。
            你妹妹又新开了一个坑,不知道有多少人掉进去。
            唠唠叨叨的话只能到此为止了,我怕你再看下去就要打瞌睡了。毕竟嘴里说的没有看到的有趣。
             我寄过给你三十五封信,这是第三十六封,我要放弃了。
             所以,这是我最后一次寄信给你。
             我在这一个维系空间的未来不会再有你的身影。说不难过是假的,但,路还得走下去,对不?
             就此别过,再也不见。
  
                                                寄信人:阿尔
                                         ╳╳╳╳年╳月╳╳日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