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爱党
专业产白开水

致王耀一封信

@小钱钱一箩筐
王耀:
    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咳,可能你收到这封信时,你大概会很惊讶。我一改以前一个电话倾诉所有的风格,写信只希望你身边留有一份关于我的东西。

    不知道你的失眠好了点没?[少吃安眠药,白天玩得精疲力尽,这样子睡觉才香]这句话你曾对我说过,现在是我对你说了。这句话出现在我们十六岁那年,我记得我那时经常熬夜写作业,后来习惯了,就算没什么任务,也会在凌晨才睡。你倒比我还操心,成天在我耳边叨叨。其实熬夜蛮好的,可以看星星,可以听风听雪听雨,可以做好多事。

     前些天我整理书房时,翻出了我们小学到高中的毕业照。无论是哪张,你都笑得很傻气。

     毕业后,我回了我的祖国,你留在那座城市。见面次数的减少并没令彼此疏远,在这里让我说声谢谢。谢谢你,让我相信有些东西连时光都无法冲淡。

     我昨日买回一只摩萨犬,名字还没定好,我记得你很喜欢摩萨犬来着,你来帮我想想它的名字。

    我不知道你看到这里是不是无聊得犯困,哈哈,抱歉呐。其实,我有句话藏在心里很久,我终于可以说出来,现在一笔一划告诉你。

    王耀,我喜欢你。

    我想你陪在我身边。

    两人失眠时,一起跑到山顶望星空。

    每天吃完晚饭,一起去散步,你牵着摩萨,我牵着你的手。
   
     想与你翻出以前的照片,互相对比,笑嘻着打闹成一团。

     想与你在夏至的礼堂举行婚礼,想听你一句“我愿意”,想为你带上婚戒。

     未来充满未知,想携着你的手一起走。

     如果你答应了,我可以跨过太平洋来找你。我等你,等你的答复。

                                                    寄信人  :  阿尔
                                              ╳╳╳╳年╳月╳日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