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爱党
专业产白开水

新.

    作为一名酒保,我遇过许多人,听过许多故事,要是问我有没有印象最深刻的人,我可以毫不犹豫答道:“有。”

     我该怎样描述那个人?emmm..先从外貌说起吧,虽然是个男人,但美这个字用他身上却毫不过分,尤其是他的眼睛,那里边有我没见过的星辰大海。我从不敢与他对视,因为我怕下一秒我会沦陷其中。他常绑着低马尾,一身休闲服,后来他剪了短发,我问他缘故,他只沉默摇摇头。

     提起我们的初见,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差——他在酒馆吐了一地,恰好那天清洁工有事请假,老板就把这“光荣使命”交给了我。我强压下内心的怒火,提着清洁工具到“案发现场”,我忍着恶心快速地清理干净,直起腰板时,酸涩地发现“犯人”在一旁的沙发上睡得贼香了。当时他嘴里嘟囔着一个名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名字是——阿尔。第二天听值夜班的女同事八卦,他被一个金黄头发的外国人扛走了。听到这儿我长呼了一口气,不再理会身后那帮犯花痴的女生,暗自祈祷自己千万别再碰到这种衰事。

     大概我坏事做多了,上天要惩罚我。我与他再见,他又是在酒馆里吐了一地,不过幸运的是我不用去清理他的呕吐物。就我沾沾自喜时,老板竟指名让我把他送走:“这我朋友,你们这么有缘,不如你帮我把他送回家,他家地址是******。”“好的。”我默默接下老板给的任务,心中虽不爽地把他全家问候了一遍,但吃饭最大嘛。面无表情地将他的胳膊挂在肩膀上扶着他出了门,在这段不算长的路上,我有些疑惑:还有这家伙没有朋友吗?老板为什么不叫他通讯录里的联系人来接他?

     因为这件事,他记住了我,我也记住了这欠揍的家伙。他常来酒馆喝酒,这么一来二去,我俩就熟了,他与我聊过许多事,他的校园生活,他工作所遇到过的苦恼等等。

   我知道他的几个朋友,他跟我说过,一个是喜欢裸奔法国佬,一个是粗眉英国佬,其他的我就记不太清了。他跟我说起他这些朋友时嘴角总往上翘,这些该是他重要的朋友吧。

     我曾跟他提议过让他带他朋友过来喝几杯,我请客。他只是笑着摇摇头告诉我他那些朋友来不了了,我也没追问下去,我怕再追问下去他眼中的泪光会聚成泪珠滚落。

      我觉得他应该是性冷淡,美女主动来与他搭讪,他总是冷脸拒绝,我不由打趣他“你不是性冷淡,就是gay。”他晃着着酒杯沉默了一会,一脸戏谑看着我“如果我说我是gay呢?”我笑着回答“当然是祝你早日找到你的老公啦!”他唇角上翘:“那,到时记得来参加我的婚礼。”

    他真的是gay。要问我怎么那么确定,那要追忆到那年三月,我有幸被邀请去他家,他家电视后有一张很大的照片,玫瑰花相框的照片上他身着白西装,与一位戴着眼镜的黑西装男接吻。照片上两人手上共拿的捧花告诉我这是结婚照,我不禁呆站在这张照片前。等到反应过来,他已站在我身边,一手搭上我的肩,我笑着一手轻捶了他的肩膀”婚礼举行也不告诉我!"“没,我们没有结婚。”“那这照片........”“只不过是一张废照片罢了。”

      他的生日到了。我收到他的邀请再次来到他家,桌上摆着几瓶酒和两三碟下酒菜,电视机后的照片已不见踪影。几杯酒下肚,他脸上红霞漫天。他酒量向来不好,但被刺激后就猛地给自己灌酒。从地上堆成小山丘的酒瓶子不难看出,他受刺激了。我不打算问他,因为等到他醉晕乎了,他就会乖乖告诉你。不出所料,接近十点时,他一把楼过我,把我当做抱枕,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我身上抹,我拍了拍他的肩表示安慰,等他情绪稳定下来,便张口缓缓讲诉。

       “他今天结婚,我去参加了他的婚礼,婚礼的场景布置,活动都是我预想的那样,真美......这些是当初和他在一起时就策划好的,只不过,在他身边的人不是我......我坐在观众席里笑着鼓掌,我笑得好累......我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若他有半点迟疑,我便敢带着他逃婚,然而他做得很完美,他与新娘亲吻的那刻,我扭头与他人交谈,可我的眼珠却一直想往他那个方向转,他半点注意力也没放在我身上,直至婚礼结束我们也没说过一句话......”

     “我太爱他了,我很难把他忘掉,但我的日子还要继续,我就去参加他的婚礼,一刀切掉我们会复合的想法。过了今夜,我对他就不再抱有感情。我要去欧洲,买几朵玫瑰去看望我的老友........”

      屋内恢复了安静,我把他轻放在床上,掖好被子,再给他煮了醒酒汤后就扭头走了。

     后来啊,我再也没见他,他大概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找到了自己应有的生活。

      如果你见到他,请麻烦帮我给他带一句:“我亲爱的赛里斯,这辈子你可要幸福啊。”

   ——————————————————————————————————————————————

   这个是人设,罗马基酱和王耀是上辈子的情人。上辈子王耀就叫赛里斯,罗马基酱带有前世的记忆,在一次醉酒的时候他发现王耀说的梦话是关于他们上辈子的誓言,所以罗马基酱断定他也带有前世记忆,但他不打算让王耀恢复前世记忆,只想与他在这辈子当朋友。

   阿尔与王耀从初中就认识,有十年的感情,两人出社会后,许多外界因素与社会压力,两人的吵架次数逐日增加,阿尔对王耀的感情也淡了,提出分手后,老王处于消极世界里有一两年。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