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重新开始.

无题

   

    我开了一间小茶馆,本以为会在这江南水乡混得不错,可几天下来的生意冷静让我渐渐不相信梦想这码东西。
   
    某夜,第一位客人入座,我欣喜若狂,屁颠屁颠地问他想喝什么样的茶。那人没回答,手托着腮帮子,盯了我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一杯白开水”

    哈?来这里只为喝白开水?我!算了,总算是有个客吧,当作是个吉兆。

    当我端上白开水时,发现客人睡着了,我轻推了他一下,他啧了一声,我也不敢再动。

      他手边有个手机,我保证我是在万分无奈下才开他的手机,我真的不想茶馆变成旅馆。

      点开他的联系簿后,我毫不犹豫点下了第一个联系人。我殊不知三十分钟后的我会后悔这个决定。

      “你好”跟电话里一样那软趴趴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一脸欣喜转头过去,见到来者时我觉得我整张脸都塌了。

      这是什么?熊吗?身上还自带冷气来着,熊精吧,大概吧,他衣服上的红色液体怎么回事?手里为什么要握着个水管?

     所有疑问被我咽下肚子,勉强打起笑容“你好,你的朋友在那”我边说边引路。

      天呐,压迫感好强,要窒息了。

      他抱着那位客人走之前,撇了我一眼,说了一句“我是他男朋友。”

      我应该说些什么,但好像没什么可说的,唯一能做的是挥手送客,然后回到前台等一杯白开水咽下。

      这还算吉兆吗?

      次日,生意一如既往的冷清。到了半夜,那人又来了。这一次他没打瞌睡,也没点白开水,点了杯茶,还与我聊起来。

      他叫王耀,普通的上班族。我从他的话语里所了解到的只有那么多,其他不过是在聊一些猫猫狗狗。

      待到我起身续茶时,才发觉已是后半夜。我端着茶回来时,打趣他“你这么晚,还不回去,你男朋友不会觉得寂寞吗?”

      “什么男朋友?我了然一身至今”他捏起茶杯,小口品起。

      “哦......”

      待到我再续茶回来时,他已睡着,有了前车之鉴,我点下了第二个联系人。

     这回我真的是想扇死自己算了。

     十分钟的时间,馆里来了个活力四射的白人小伙子。叽叽喳喳地吵得我脑瓜疼。在他背起王耀那刻,我的眼里饱含泪水,终于可以安静了。

      他走出门那一刻,忽然转回头,盯着我说:“我是王耀的男朋友。”

       “额?哈?嗯......”然后呢?
  

       “你们店里什么时候弄个情侣套餐啊,我想和耀来一个。”

       我干笑两声,不做回答。喝个茶还玩情侣套餐,当我这里是金拱门还是kfc。

        不过,说实在的。王耀知道他身边这两个人的心思吗?况且,这两人似乎是极品级别,这小伙子啊,唉。

      


      


      
 
    

    

   

   
 

寄不出的信

  王耀:
           好久不见。
           最近过得可好?掐指一算我们分离差不多有三年了。
           王春燕,还记得这个名字吗?福利院的那个小女孩。去年她被一对夫妇领养了,不过我还是会与她书信来往。昨天我收到了她寄来的照片,她十岁了。我相信你现在会很惊讶吧,因为你是个记性不好的人,连家都不记得的家伙,哪会记得清一个与你生活关联不大的女孩。说起来时间过得真快,五年就这么眨眼过去。你真潇洒,不用为皮肤的老化而担心,不用为身边事物的逝去而伤心。
           我们合租的那座房子,在你走后我就买下来了 。不过,我还是搬出那座房子,住进一套小公寓。一个人生活的空间太大的话,会被孤独侵蚀。前几天一对小情侣想买了那座房子,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因为他们歪腻的模样像极了我俩当年。
           伊万找了一份新工作——健身教练,真适合他,对不?
           你弟弟——王嘉龙,那家伙还是一样死板着脸,真难看,叫他笑一下似乎要了他的命。
            眉毛那家伙又做了一道新菜,我的胃再一次受到暴击。说实话,我好后悔没跟你学做些菜。我感觉快餐越来越难吃,我想吃你做的菜了,如果还能吃到一次,该有多好。
            你妹妹又新开了一个坑,不知道有多少人掉进去。
            唠唠叨叨的话只能到此为止了,我怕你再看下去就要打瞌睡了。毕竟嘴里说的没有看到的有趣。
             我寄过给你三十五封信,这是第三十六封,我要放弃了。
             所以,这是我最后一次寄信给你。
             我在这一个维系空间的未来不会再有你的身影。说不难过是假的,但,路还得走下去,对不?
             就此别过,再也不见。
  
                                                寄信人:阿尔
                                         ╳╳╳╳年╳月╳╳日
             
            
          
           
            
           
    
          

          

致王耀一封信

@小钱钱一箩筐
王耀:
    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咳,可能你收到这封信时,你大概会很惊讶。我一改以前一个电话倾诉所有的风格,写信只希望你身边留有一份关于我的东西。

    不知道你的失眠好了点没?[少吃安眠药,白天玩得精疲力尽,这样子睡觉才香]这句话你曾对我说过,现在是我对你说了。这句话出现在我们十六岁那年,我记得我那时经常熬夜写作业,后来习惯了,就算没什么任务,也会在凌晨才睡。你倒比我还操心,成天在我耳边叨叨。其实熬夜蛮好的,可以看星星,可以听风听雪听雨,可以做好多事。

     前些天我整理书房时,翻出了我们小学到高中的毕业照。无论是哪张,你都笑得很傻气。

     毕业后,我回了我的祖国,你留在那座城市。见面次数的减少并没令彼此疏远,在这里让我说声谢谢。谢谢你,让我相信有些东西连时光都无法冲淡。

     我昨日买回一只摩萨犬,名字还没定好,我记得你很喜欢摩萨犬来着,你来帮我想想它的名字。

    我不知道你看到这里是不是无聊得犯困,哈哈,抱歉呐。其实,我有句话藏在心里很久,我终于可以说出来,现在一笔一划告诉你。

    王耀,我喜欢你。

    我想你陪在我身边。

    两人失眠时,一起跑到山顶望星空。

    每天吃完晚饭,一起去散步,你牵着摩萨,我牵着你的手。
   
     想与你翻出以前的照片,互相对比,笑嘻着打闹成一团。

     想与你在夏至的礼堂举行婚礼,想听你一句“我愿意”,想为你带上婚戒。

     未来充满未知,想携着你的手一起走。

     如果你答应了,我可以跨过太平洋来找你。我等你,等你的答复。

                                                    寄信人  :  阿尔
                                              ╳╳╳╳年╳月╳日

   

    

    

    
   
    
     
   
    
   
   
       

熊崽日记


*我的文笔连小孩子都不如(钻地消失)

   星期一    天气晴
   在学校过得很开心,这是上午时露西亚这么想的。下午露西亚一点都不开心,班里的小朋友都说我是野孩子,没有爸爸妈妈。露西亚才不是野孩子!露西亚有耀耀,耀耀比他们的爸爸妈妈强一百倍!但是露西亚那时哭得说不出话,没有办法反驳。露西亚不敢把这件事告诉给耀耀听,只能跟隔壁万尼亚哥哥说。后来,万尼亚哥哥给了露西亚一根水管,他说这是魔法小棒棒,只要敲对方一下就会发挥作用。

    星期二     天气_____
    今天的天气很古怪,早上是晴,中午多云,晚上暴雨。这像耀耀的脸色一样。现在露西亚是站着写日记的,屁股太痛了,等会睡觉也得趴着。露西亚最近几天不用去学校了,好高兴,可以陪耀耀多一点了。不过露西亚的水管被学校没收了。明天露西亚还得跟耀耀去医院看望几位同班的小朋友。啧,麻烦。

   星期三      天气多云
   今天露西亚去医院看望小朋友了,他们都好像很怕露西亚,没人敢跟露西亚说话。除了一个之外,头顶根会摇晃的呆毛那个。无论在哪里,他都是叽叽喳喳的,烦死了。不过他没有叫露西亚野孩子,他叫露西亚大魔王......露西亚才不是!露西亚是天使!耀耀说过的!
  
   星期四   天气晴
   今天露西亚问耀耀,露西亚是不是野孩子。耀耀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揉了几揉“你哪是什么野孩子,你是瓜娃子。”瓜娃子是什么?是耀耀吃的那种瓜子吗?

  星期五
  今天去看北极熊,一点都不可爱,就那熊样,不知道旁边的人为什么一直在夸他们可爱,一群没眼光的家伙。还好,耀耀就看看不说话,开心。

  
  

    *睡前一码 
    *流水账
    *朋友过于要好会成什么?

    
       被断绝电子设备的高中生只能依靠通信来与某人联系,故学校那四个纸质收信箱被信件撑破也是常有的事。
       王耀是众寻信人的一员,不过他常是带着兴奋去,牵着失望归。这不可能怪邮递员,邮递员叔叔可是敬职敬业地每天送信过来,也不能怪寄信人,刚寄出的信又不会长翅膀,能在下一秒飞到收信人身边。别人都是隔三天找一次,王耀则是一天翻信箱三次,这不得不令他身边的人取笑他“怎么跟个恋爱的小姑娘似的”王耀对此采取无视,渐渐地,身边人习以为常,还常常帮他找信,因为这可以得到王大厨亲手做的小点心。
        王耀每周都会寄一两封信,信的地址从来没变过,写收信人的名字往往是什么“二肥”“金毛犬”“头顶金毛蓝眼团”等等。
        哪天要是看到王耀笑得像个傻子,就说明他在那一天收到信。旁边人在那一天心情也会特别好,为何?王有钱请客吃饭哪能不开心!
        这两人常往信封塞一两件小物件。每次王耀拆信封时都有小小的欢呼声,这小物件可让他乐了一个星期。好景不长,邮政局发出相关告示,大概就是若信封里含有物件,那么这封信将寄不出去。王耀看到这告示时,叹了一口气,可惜了昨天塞到信封里的那包板蓝根。
       晚自习,王耀瞄了眼窗外被风吹得摇头晃脑的树木,抿着嘴,在日记本写下“那个笨蛋可别感冒啊”。
       周日的下午是学生自由时间,不少人选择回家或在校外闲逛。王耀拿个老人机倚着阳台向电话那头人讲诉这周的趣事,有时会不说话,会傻傻地笑着听对方所说的话。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个刻入骨子里的习惯。
       众人对那神秘通信人的好奇心随日子的流逝而越发强烈。曾有人问过王耀,那人是不是他喜欢的人。他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摇头,皱着眉头喃喃道“我对这些不太懂......”
      放假的那一天,一个站在门口的金发碧眼外国人炸起了这里的一波少女心。一个红着脸的少女站在一旁,搅着手指犹豫要不要上前勾搭,一声“阿尔”便打破了少女的粉色泡泡,王耀两三步扑到了阿尔的怀中。
       “好久不见啊,想我吗?”
        “想,当然想。”
      
        

一抹红(1)


*王耀女化

      “姑娘,可好了没?”红娘推门而进,语气充满了焦急。
      “已得”王耀冷冷地答道。
        王家小姐出嫁,这县里的人啊,得到邀请的都赶来了,得不到邀请的则挤在府口,盼能见到这远近闻名的美人一面。
       府外
        “你可知这王小姐嫁的是什么人?”一小书生向身旁的同伴询问。
          “听闻是位洋人,做生意的。”
         “这可算愿了王老爷的梦啊,你可知再过几日王家....”
          “诶,新娘出来了!”
           “我话还没说完呢!”同伴见人都不见踪影了,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嘈杂的人声令喜静的新娘略不舒服,  红盖头下的王耀皱着眉头由丫环抚下台阶,掀起红帘坐进花桥后松了口气,掀起红盖头,玉指半撩窗纱,望着这王府,仿佛下一秒它就会消失。
        一声起轿如一把刀刺破嘈杂声,刺进王耀的耳膜,娇人抚下这窗纱,任泪糊了视线,花了妆面。
        ——————————————————————
      第一次写民国设定的,紧张兮兮,若有不好的地方欢迎来指导。
      
        
        
        

          
           
      
       
        
        
        
        
     

别进!辣眼睛!

 *婚贺(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写成这样)

 祝沫宝开心每一天,看完文后别打我(一脸怂样)

     王耀,一名叼着吐司赶去上学的普通高中生,就在这时,天空 被一道绿光划破,风流变得猛急,王耀不得不得将手臂呈叉型挡住风中杂着的小石子。

      “nahahahahahaha!"刺耳魔性的笑声穿破了那被砸出的浓尘,王耀听到这声音紧咬嘴唇,杏眼怒睁,这!这不是日日夜夜回荡在他梦里的声音吗?!                                                     

      一团黑影袭过来,王耀一个手撑地半屈身体翻转躲过,于是这黑不拉几的玩意撞爆了广告牌。

       王耀掀了掀刘海,提起手提包抬脚正要跑时,忽然一股力量拉住了他的脚踝,急忙转头发现是一个团子缠在他的脚踝上,抬脚想甩开却发现它死死黏上了。

       于是善良可爱的老王将它拖回家,进厨房手拎起一把菜刀,正要下手,团子一个蹦起顶了个老王下巴,随后旋转着地化成人形,头顶根呆毛在不断摇摆。

       此后,王耀收养了这个点石成金的家伙并唤他为阿尔,从此两人过上有羞又骚的生活,怎么可能呢!

       银河系贰星人听闻他们的王子溜去地球玩耍,纷纷起飞船直奔地球,经过一场争斗终于说服王子回国并且带走了王耀。

        阿尔大人牵着王耀的手于众贰星人前宣布订婚并在次日举行婚礼,王耀一个吃惊地转头说自己是男的,没办法为他传宗接代。阿尔抚上爱人的脸庞,笑着说我只要你就够了。

        

      

       

        

         

       

     

        

      

       

     

记个梗

     民国设定,王春燕与王秋雁。
     王秋雁为当红歌女,王春燕为国文老师后来辞职了。
     阿尔为商人,追求王秋雁。
     王耀与王春燕是同事,王耀对王春燕有情,但她一直在回避。
     两小青梅,情埋心底,待她嫁人之日,赠与手镯,不再相见。
     
     

日常

     *见爸妈咯
    *中秋贺文
     两人返王耀家时,正好是中秋。从车子下来到达目的这段路并不长,两人紧紧相握的手还没捂出个暖度,就已经到家门口了。
      王耀瞄了一眼阿尔随后紧握了一下阿尔的手,抬起另一边手摁响门铃。
      “来了,来了”王春燕闻声,急匆匆赶到玄关,打开门见到来人那瞬间,眼底漫起温柔,嘴角微微向上翘“你俩赶快进来吧,今年买的月饼特好吃。”
      阿尔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接受来自岳父带有审判的眼光,王春燕坐在旁边含笑道“孩子他爸,看你把阿尔吓的连声都不敢吭”
      王黯对王春燕的话不屑地哼了一声,盯着阿尔的双眼开口道“小子,你有什么特长?”
      “做饭!还有唱歌!”阿尔自信地回答。
        “哦?那明天我俩拼拼厨艺,晚上去KTV拼几首,如何?”王黯挑眉道。
       “Ok!”小英雄给了一个充满元气的回答。
        王黯满意地哼一声,转头继续看球赛,阿尔则被王耀叫去厨房当帮手。
         王耀拿起一把韭菜浸入水中清洗,笑着问阿尔:“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爸很凶?”
          阿尔摇摇头“相处到后面倒不觉他凶反倒很有趣,我还答应他明天拼厨艺、K歌。”
         王耀闻言,艰难地转过头“你、为、什、么、要、答、应。”
         “啊?耀你不是一直夸我这两方面很好吗?我就答应了啊。”
         王耀一手拍上阿尔的肩膀,阿尔叫了一声“喂,你的手还是湿的......”他话没讲完,就被王耀打断“如果你还想和我在一起,今晚我们就得赶回家。”
         阿尔本想问原因,却被王耀恐怖的表情制止住。
         这顿午饭,王耀吃得极快,脑袋里一直在检讨自己,下次他可不想再鼓励这笨蛋了。
          王耀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夜晚,他与父母道别,转身牵起阿尔的手去往车站。
          “耀,今晚的月亮真圆”阿尔抬头望着天空道。
          “笨蛋,看路啊,月亮等会上车再看。”
          “嗯......”阿尔听话地造做
          两人沉默地走到车站,并肩坐下等车,忽然阿尔贴近王耀耳边,轻声道“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十个年头,纪念日快乐。”
          “嗯?你还记得啊”
          “当然”阿尔温柔一笑,搂住王耀“我会记得这个日子一辈子。”
          “就你嘴贫”王耀笑骂道。
          “今天我爸蛮开心,没有因为你的失约而臭着一张脸诶”
         阿尔看了身旁人一眼,想开口说却忍下来,他可不想他的爱人掐灭他下周大显身手的机会。

          
          
           
          
          

         

 
     
      

无题

    *七夕糖
   
   

   “耀,该回家了”阿尔倚在门边朝还在与作业作斗争的王耀懒懒地说道。
    “好,不过等一下”王耀停下手中的笔随即整理好桌面上的物件,当挎上单肩包即将迈步走时,王耀突然想起什么,低头翻找书包,阿尔见状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快步走到那娇小身板的人身边。
        “你在做什么?”阿尔低头看向王耀问道,但王耀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手中翻找的动作忽然停顿下来,随后王耀拿出一个蓝色盒子并小心翼翼地拆开,确认里面的物品没事后才放心地呼出一口气。
         “耀,那蓝盒子里面有什么?”阿尔边说边伸手想将盒子拿过来,却被王耀一个刀眼吓得缩回手,头上的呆毛立即萎了下来“我就不是想看看嘛....”
         这条大金毛犬委屈的样子令王耀笑出声并摸摸他的头“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耀,我已经16岁了,不再是小孩子,而且你才比我大一岁”
          “大一岁也算是你的长辈,我夸你可爱也没什么不对”
       “........”阿尔不再说什么,转身就走,王耀见状追上去,究竟是大长腿,阿尔一步顶老王两步,被甩在后面的王耀急了便一个蹦跳过去勾住阿尔的脖子,双腿卡住他的腰部,受力不平衡的阿尔晃了几晃“耀,你在做什么?!”
       “你生气了吧....生气走得这么快,想扔我一个人自己回家?”
        “没有”阿尔毫不犹豫地回答。
         王耀沉默片刻,从阿尔身上下来后,拿出那个蓝盒子并递给对方“你的礼物。”
         “啊?...”阿尔愣了愣“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啊”王耀踮脚亲吻了阿尔的嘴角“是我向你表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