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爱党
专业产白开水

热可可

*糖水

*露米

*阿尔受不住家里的冷清,跑去伊万家度过假期

    

   冬日的夜晚,天空被粘上一层蓝黑布,冷风袭击每家每户的窗户,砰砰的声音与风穿过门窗缝隙的呼呼声成了屋内人对外面世界厌恶的理由之一,阿尔也是其中一员。

“喂,帮hero去厨房拿一杯热可可”阿尔裹着杯子窝在沙发一角,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

“生病就给我好好躺到床上去,还有,不要叫我喂”伊万拿起茶几上的杯子走近厨房。

“哦,北极熊”

“信不信我把热可可从你脖颈那倒进去”带些威胁的话语冷冷地从阿尔头上传来。

“切”闻者不屑一瞥,从被窝伸出手接过装着热可可的杯子,小口喝起来。

   伊万见他没有吵下去的意思,随手拿起放置桌上的杂志,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翻看起来。

   电视屏幕不断闪烁,被握着的杯子不断抖动,阿尔握杯子的手劲不断增大。当然,握杯子的人丝毫没察觉到这些,因为他的注意力全放在电视机上。

 “啪啦”杯子应声破碎,房子里充斥着阿尔的尖叫声。

  本要进入梦乡的伊万被尖叫声吓得跳起来,眼底的困意一下子散去。

“伊万!!!那玩意好恐怖!!!!”阿尔指着电视大叫道。

 

   "给我安静!“伊万狠狠摁住噪音制作者的头,随后抬眼看向电视。

    电视屏幕的左上角印着七个大字——寻找非自然世界。

   ”砰“阿尔得到了一个来自伊万的爆栗子。

 “你这个笨蛋,明知道自己怕,还要看“斯拉夫人皱着眉头本打算继续数落几句,但在看到对方被碎玻璃刺伤的手闭上了嘴巴。

  

   在伊万找医疗箱这段时间里,阿尔盯着自己被热可可浸透的裤子一言不发。

 “喂,伊万,帮hero 拿条裤子过来”阿尔朝提着医疗箱的伊万丢去一条沾着热可可的裤子“顺便给hero一条内裤”

  “滚”

 

  最后,光着腚裹在被子里的阿尔伸出受伤的手给身边的大个子治疗。

 “嘶,混蛋,轻点”

  “啧”

“嗷!!!别把绷带拉得那么紧!!”

“我真想把你脑袋崩掉,然后给你换个新脑袋”

 “想都别想,到时候谁的脑袋先被崩掉都说不定”

 “呵”伊万不再与他斗嘴下去,包扎工作在说话间已经完成。

“哟,扎得挺漂亮的”阿尔带着玩味的笑“如果你改掉你那坏性子,说不定能跃居校园男神榜NO.1"

 

 "切,你竟然会关注那种东西“伊万嫌弃地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人。

 ”哼“阿尔无视掉对方嫌弃的眼神,一脸自豪地说:”hero跟你说,hero可是校园男神榜的NO.2"

“哦”

“什么哦,你是不是嫉妒hero的排名?!”

“只有傻子才会对这些玩意产生嫉妒,只有笨蛋才会关注那些排榜”伊万冷冷地说道。

 “世上竟有这样对待伴侣的人,我真是可怜啊”

 

  “你只有在顶不过我的情况下才想起我们的关系,我才是最可悲的人”伊万瞥了瞥倚在沙发上笑着的人“笑起来跟个傻子一样”

  “嘿!别太过分!”阿尔张口还想说什么,却抿了抿嘴“看在今儿是圣诞节的份上,不跟你计较”

   “哦,所以,我的圣诞礼物呢?”

  “没有,长得那么大块了,还保持那种想不劳而获的小孩子心理做什么”

   房间弥漫了片刻的沉静,一声尖叫划破了它。

  “喂,别挨hero 那么近。滚开啊你”

   伊万压住身下,双手摁住那双乱动的手臂,缓缓将脸贴近对方,对方却一个转头“滚开!北极熊”

  

  斯拉夫人闻言不为所动,滚烫的呼吸打在小英雄的耳垂上。

 阿尔感受到对方在吻他的耳垂,红晕布满双颊,正想叫对方停下来时,耳垂传来一阵刺痛。

 “疼诶!”他转头那一刻,他感觉唇部软乎乎的,眼睛正对上那双紫宝石般的眼眸。

  等到阿尔意识到自己被吻的时候,身上人早已结束这个吻。

 伊万将下巴抵在爱人的肩膀上,在对方耳边轻声说道“圣诞快乐,笨蛋”

 

 

 

 

 

喜欢你

“王耀,快点下来”充满急躁的声音划破早晨的宁静。

 “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不是下来了吗“王耀叼着一片吐司披上外套急匆匆下楼。

早晨的阳光透过云层轻轻抚上王耀的面颊,扎得略高的马尾随着主人的步伐微微抖动,走在身后的亚瑟紧紧盯着前者的后颈,如同一只不知什么时候会发起攻击的野兽。

王耀感到一阵恶寒,捂住后颈,无奈地转头询问:”亚瑟,这是你第几天盯我的后颈了,我后颈是有包子长在上面还是怎么?“

亚瑟为自己的失礼感到羞愧,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解释“抱......抱歉,那个,我,我是......"

一辆行迹如影的单车蛇皮走位略过站在路中间的一米七六小伙子。

“刺啦——”刺耳的刹车声打断了亚瑟的话,单车稳稳地停在把嘴巴吃得鼓鼓的人旁边,骑车者一手扶着车把,一手拿下叼在嘴中的汉堡,向面前略懵的人眨了眨眼“嘿!王耀,早上好啊。”

“啊......早啊,阿、阿尔”王耀喉结滚动了一下,吃力地将口中的吐司送下肚子。

后面愣着的人回过神,带着怒火揪起笑嘻嘻的金毛的耳朵。

“疼疼疼,亚瑟松手啊”阿尔呲着牙伸手拍掉他的疼痛来源。

“你就是不痛一下就不长记性”

王耀看了几眼单车后座,突然坐上去,抱住行驶者的腰“阿尔,载我去学校,敢拒绝,我就要你现在还钱”

单脚支地的人听到这句话呆毛一瞬间立直,双手握住车把,抛下一句拜拜便溜地无影无踪,留在原地的人黑着脸轻呵了一声。

“王耀啊,你看不出他喜欢你吗?”

坐在后面的人没给出任何回应

”不说最近他盯你后颈,去年他不是天天给你送早餐吗?你上次生日的前段时间,他不是亲手做了布偶挂件吗?在午夜十二点准时祝贺,提着你喜欢的零食去参加生日派对,全班只有他一个人会这么看重你生日,上学放学总是要跟你黏在一起,顺路这种狗屁理由全班人都不信,每次春游都与你挤在一起,那家伙笑得最温柔的时候就是和你在一起时。“

”那个早餐跟生化武器差不多,如果我没花大量时间找理由断了这个难死心的家伙的行为,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否好好活到领退休金的日子,其他的......我知道啊,但我想亲耳听他对我说“我喜欢你”这四个字”

“啊——”阿尔无奈地叫了一声“算了,反正你们的日常与情侣差不多了。”

  

    “喂,阿尔,冰箱里的冰棒是不是都被你吃完了?”王耀拿着冰棒模型敲了敲瘫在沙发上的家伙。

    “嗯?”头部传来的轻微痛感令阿尔微睁眼,喉结滚动了几下,从嘴里飘出了两个字“是我。”

    “啧”就算脾气再怎么好的人,在这时候也会忍不住发火“这么热的天!我不干了!你自己弄好了!”

     话音刚落,一个模型击中对方的脸部,王耀满意地哼了一声,一个转身躺上沙发。

    伴着嘈杂的蝉声,阿尔一脸不悦地钻进厨房,乒乒乓乓的声响令正打算小睡的一家之主担心不已。

     正当王耀探个头想偷瞄一下他宠出来的小混蛋是不是在拆厨房,恰好与对方视线撞上。

     “耀,你不躺沙发凉空调,来厨房做什么?”

      偷瞄者红着脸轻咳了一下“做个冰棒也搞出那么大的声响,我以为你在拆厨房,所以过来确认一......”

     
       一勺西瓜汁堵住了王耀的嘴“耀,我榨的西瓜汁如何?”

       对方皱着眉头吐出勺子“都是机器榨出来的,还分什么级别?”

       “哦......”头上的呆毛萎了下来,满脸写着不开心。

       作为一个常哄小孩的人,王耀见状一把抱住这个大小孩“很好喝哦,谢谢你了,阿尔。”

   
     “真的?”呆毛如同被打气般立起“那,我要一个亲亲作为奖励”说着侧过脸,并用手指了指脸颊。

     “滚。”

——————————————————————————————
     
    “这冰棒味道有点奇怪,阿尔,你在冰棒里放了什么?”

    “哦,放了一点酱油”

     “......”


  
    

    

    

     
   

     

    

寄不出的信

  王耀:
           好久不见。
           最近过得可好?掐指一算我们分离差不多有三年了。
           王春燕,还记得这个名字吗?福利院的那个小女孩。去年她被一对夫妇领养了,不过我还是会与她书信来往。昨天我收到了她寄来的照片,她十岁了。我相信你现在会很惊讶吧,因为你是个记性不好的人,连家都不记得的家伙,哪会记得清一个与你生活关联不大的女孩。说起来时间过得真快,五年就这么眨眼过去。你真潇洒,不用为皮肤的老化而担心,不用为身边事物的逝去而伤心。
           我们合租的那座房子,在你走后我就买下来了 。不过,我还是搬出那座房子,住进一套小公寓。一个人生活的空间太大的话,会被孤独侵蚀。前几天一对小情侣想买了那座房子,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因为他们歪腻的模样像极了我俩当年。
           伊万找了一份新工作——健身教练,真适合他,对不?
           你弟弟——王嘉龙,那家伙还是一样死板着脸,真难看,叫他笑一下似乎要了他的命。
            眉毛那家伙又做了一道新菜,我的胃再一次受到暴击。说实话,我好后悔没跟你学做些菜。我感觉快餐越来越难吃,我想吃你做的菜了,如果还能吃到一次,该有多好。
            你妹妹又新开了一个坑,不知道有多少人掉进去。
            唠唠叨叨的话只能到此为止了,我怕你再看下去就要打瞌睡了。毕竟嘴里说的没有看到的有趣。
             我寄过给你三十五封信,这是第三十六封,我要放弃了。
             所以,这是我最后一次寄信给你。
             我在这一个维系空间的未来不会再有你的身影。说不难过是假的,但,路还得走下去,对不?
             就此别过,再也不见。
  
                                                寄信人:阿尔
                                         ╳╳╳╳年╳月╳╳日
             
            
          
           
            
           
    
          

          

致王耀一封信

@小钱钱一箩筐
王耀:
    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咳,可能你收到这封信时,你大概会很惊讶。我一改以前一个电话倾诉所有的风格,写信只希望你身边留有一份关于我的东西。

    不知道你的失眠好了点没?[少吃安眠药,白天玩得精疲力尽,这样子睡觉才香]这句话你曾对我说过,现在是我对你说了。这句话出现在我们十六岁那年,我记得我那时经常熬夜写作业,后来习惯了,就算没什么任务,也会在凌晨才睡。你倒比我还操心,成天在我耳边叨叨。其实熬夜蛮好的,可以看星星,可以听风听雪听雨,可以做好多事。

     前些天我整理书房时,翻出了我们小学到高中的毕业照。无论是哪张,你都笑得很傻气。

     毕业后,我回了我的祖国,你留在那座城市。见面次数的减少并没令彼此疏远,在这里让我说声谢谢。谢谢你,让我相信有些东西连时光都无法冲淡。

     我昨日买回一只摩萨犬,名字还没定好,我记得你很喜欢摩萨犬来着,你来帮我想想它的名字。

    我不知道你看到这里是不是无聊得犯困,哈哈,抱歉呐。其实,我有句话藏在心里很久,我终于可以说出来,现在一笔一划告诉你。

    王耀,我喜欢你。

    我想你陪在我身边。

    两人失眠时,一起跑到山顶望星空。

    每天吃完晚饭,一起去散步,你牵着摩萨,我牵着你的手。
   
     想与你翻出以前的照片,互相对比,笑嘻着打闹成一团。

     想与你在夏至的礼堂举行婚礼,想听你一句“我愿意”,想为你带上婚戒。

     未来充满未知,想携着你的手一起走。

     如果你答应了,我可以跨过太平洋来找你。我等你,等你的答复。

                                                    寄信人  :  阿尔
                                              ╳╳╳╳年╳月╳日

   

    

    

    
   
    
     
   
    
   
   
       

    *睡前一码 
    *流水账
    *朋友过于要好会成什么?

    
       被断绝电子设备的高中生只能依靠通信来与某人联系,故学校那四个纸质收信箱被信件撑破也是常有的事。
       王耀是众寻信人的一员,不过他常是带着兴奋去,牵着失望归。这不可能怪邮递员,邮递员叔叔可是敬职敬业地每天送信过来,也不能怪寄信人,刚寄出的信又不会长翅膀,能在下一秒飞到收信人身边。别人都是隔三天找一次,王耀则是一天翻信箱三次,这不得不令他身边的人取笑他“怎么跟个恋爱的小姑娘似的”王耀对此采取无视,渐渐地,身边人习以为常,还常常帮他找信,因为这可以得到王大厨亲手做的小点心。
        王耀每周都会寄一两封信,信的地址从来没变过,写收信人的名字往往是什么“二肥”“金毛犬”“头顶金毛蓝眼团”等等。
        哪天要是看到王耀笑得像个傻子,就说明他在那一天收到信。旁边人在那一天心情也会特别好,为何?王有钱请客吃饭哪能不开心!
        这两人常往信封塞一两件小物件。每次王耀拆信封时都有小小的欢呼声,这小物件可让他乐了一个星期。好景不长,邮政局发出相关告示,大概就是若信封里含有物件,那么这封信将寄不出去。王耀看到这告示时,叹了一口气,可惜了昨天塞到信封里的那包板蓝根。
       晚自习,王耀瞄了眼窗外被风吹得摇头晃脑的树木,抿着嘴,在日记本写下“那个笨蛋可别感冒啊”。
       周日的下午是学生自由时间,不少人选择回家或在校外闲逛。王耀拿个老人机倚着阳台向电话那头人讲诉这周的趣事,有时会不说话,会傻傻地笑着听对方所说的话。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个刻入骨子里的习惯。
       众人对那神秘通信人的好奇心随日子的流逝而越发强烈。曾有人问过王耀,那人是不是他喜欢的人。他点了点头,但随后又摇头,皱着眉头喃喃道“我对这些不太懂......”
      放假的那一天,一个站在门口的金发碧眼外国人炸起了这里的一波少女心。一个红着脸的少女站在一旁,搅着手指犹豫要不要上前勾搭,一声“阿尔”便打破了少女的粉色泡泡,王耀两三步扑到了阿尔的怀中。
       “好久不见啊,想我吗?”
        “想,当然想。”
      
        

一抹红(1)


*王耀女化

      “姑娘,可好了没?”红娘推门而进,语气充满了焦急。
      “已得”王耀冷冷地答道。
        王家小姐出嫁,这县里的人啊,得到邀请的都赶来了,得不到邀请的则挤在府口,盼能见到这远近闻名的美人一面。
       府外
        “你可知这王小姐嫁的是什么人?”一小书生向身旁的同伴询问。
          “听闻是位洋人,做生意的。”
         “这可算愿了王老爷的梦啊,你可知再过几日王家....”
          “诶,新娘出来了!”
           “我话还没说完呢!”同伴见人都不见踪影了,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嘈杂的人声令喜静的新娘略不舒服,  红盖头下的王耀皱着眉头由丫环抚下台阶,掀起红帘坐进花桥后松了口气,掀起红盖头,玉指半撩窗纱,望着这王府,仿佛下一秒它就会消失。
        一声起轿如一把刀刺破嘈杂声,刺进王耀的耳膜,娇人抚下这窗纱,任泪糊了视线,花了妆面。
        ——————————————————————
      第一次写民国设定的,紧张兮兮,若有不好的地方欢迎来指导。
      
        
        
        

          
           
      
       
        
        
        
        
     

别进!辣眼睛!

 *婚贺(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写成这样)

 祝沫宝开心每一天,看完文后别打我(一脸怂样)

     王耀,一名叼着吐司赶去上学的普通高中生,就在这时,天空 被一道绿光划破,风流变得猛急,王耀不得不得将手臂呈叉型挡住风中杂着的小石子。

      “nahahahahahaha!"刺耳魔性的笑声穿破了那被砸出的浓尘,王耀听到这声音紧咬嘴唇,杏眼怒睁,这!这不是日日夜夜回荡在他梦里的声音吗?!                                                     

      一团黑影袭过来,王耀一个手撑地半屈身体翻转躲过,于是这黑不拉几的玩意撞爆了广告牌。

       王耀掀了掀刘海,提起手提包抬脚正要跑时,忽然一股力量拉住了他的脚踝,急忙转头发现是一个团子缠在他的脚踝上,抬脚想甩开却发现它死死黏上了。

       于是善良可爱的老王将它拖回家,进厨房手拎起一把菜刀,正要下手,团子一个蹦起顶了个老王下巴,随后旋转着地化成人形,头顶根呆毛在不断摇摆。

       此后,王耀收养了这个点石成金的家伙并唤他为阿尔,从此两人过上有羞又骚的生活,怎么可能呢!

       银河系贰星人听闻他们的王子溜去地球玩耍,纷纷起飞船直奔地球,经过一场争斗终于说服王子回国并且带走了王耀。

        阿尔大人牵着王耀的手于众贰星人前宣布订婚并在次日举行婚礼,王耀一个吃惊地转头说自己是男的,没办法为他传宗接代。阿尔抚上爱人的脸庞,笑着说我只要你就够了。

        

      

       

        

         

       

     

        

      

       

     

记个梗

     民国设定,王春燕与王秋雁。
     王秋雁为当红歌女,王春燕为国文老师后来辞职了。
     阿尔为商人,追求王秋雁。
     王耀与王春燕是同事,王耀对王春燕有情,但她一直在回避。
     两小青梅,情埋心底,待她嫁人之日,赠与手镯,不再相见。
     
     

日常

     *见爸妈咯
    *中秋贺文
     两人返王耀家时,正好是中秋。从车子下来到达目的这段路并不长,两人紧紧相握的手还没捂出个暖度,就已经到家门口了。
      王耀瞄了一眼阿尔随后紧握了一下阿尔的手,抬起另一边手摁响门铃。
      “来了,来了”王春燕闻声,急匆匆赶到玄关,打开门见到来人那瞬间,眼底漫起温柔,嘴角微微向上翘“你俩赶快进来吧,今年买的月饼特好吃。”
      阿尔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接受来自岳父带有审判的眼光,王春燕坐在旁边含笑道“孩子他爸,看你把阿尔吓的连声都不敢吭”
      王黯对王春燕的话不屑地哼了一声,盯着阿尔的双眼开口道“小子,你有什么特长?”
      “做饭!还有唱歌!”阿尔自信地回答。
        “哦?那明天我俩拼拼厨艺,晚上去KTV拼几首,如何?”王黯挑眉道。
       “Ok!”小英雄给了一个充满元气的回答。
        王黯满意地哼一声,转头继续看球赛,阿尔则被王耀叫去厨房当帮手。
         王耀拿起一把韭菜浸入水中清洗,笑着问阿尔:“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爸很凶?”
          阿尔摇摇头“相处到后面倒不觉他凶反倒很有趣,我还答应他明天拼厨艺、K歌。”
         王耀闻言,艰难地转过头“你、为、什、么、要、答、应。”
         “啊?耀你不是一直夸我这两方面很好吗?我就答应了啊。”
         王耀一手拍上阿尔的肩膀,阿尔叫了一声“喂,你的手还是湿的......”他话没讲完,就被王耀打断“如果你还想和我在一起,今晚我们就得赶回家。”
         阿尔本想问原因,却被王耀恐怖的表情制止住。
         这顿午饭,王耀吃得极快,脑袋里一直在检讨自己,下次他可不想再鼓励这笨蛋了。
          王耀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夜晚,他与父母道别,转身牵起阿尔的手去往车站。
          “耀,今晚的月亮真圆”阿尔抬头望着天空道。
          “笨蛋,看路啊,月亮等会上车再看。”
          “嗯......”阿尔听话地造做
          两人沉默地走到车站,并肩坐下等车,忽然阿尔贴近王耀耳边,轻声道“这是我们在一起的第十个年头,纪念日快乐。”
          “嗯?你还记得啊”
          “当然”阿尔温柔一笑,搂住王耀“我会记得这个日子一辈子。”
          “就你嘴贫”王耀笑骂道。
          “今天我爸蛮开心,没有因为你的失约而臭着一张脸诶”
         阿尔看了身旁人一眼,想开口说却忍下来,他可不想他的爱人掐灭他下周大显身手的机会。